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传出巨大爆炸声,造成至,专门负责生化武器,号称“生化之母”

2021-11-25 18:04:11 文章来源:网络

综合路透社、法新社消息,当地时间25日上午,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传出巨大爆炸声。

当地安全部门报告称,爆炸声系汽车炸弹爆炸产生,爆炸发生在摩加迪沙的一所学校附近,目前已经造成至少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原标题: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发生汽车炸弹爆炸 已致5人死亡)

来源:光明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

特此声明:转载本篇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不小心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做出更正,谢谢。邮箱:ueti464287@163.com

编辑:XJ

来源:鲁南网

为了巩固美国自己的地位,美国政府时常会找理由打击其他国家,伊拉克就是“受害者”之一。

2003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声称他们有证据证明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展示了一支装有白色粉末的试管,随后,美国未经联合国授权就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

但美军掘地三尺,也没能在伊拉克找到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来,普京曾声称,谁也不知道那试管里到底有什么,“说不定是洗衣粉”。

虽然当时伊拉克已经没有生化武器,但在过去伊拉克确实研究过生化武器,萨达姆手下唯一的女高官阿马什就是专门负责生化武器研究的,被称之为“生化之母”。

出身于高官之家,毕业于美国名校

1953年,胡达·萨利赫·马赫迪·阿马什出生于伊拉克巴格达的一个高官家庭。阿马什的父亲萨利赫·马格迪·阿马什是阿拉伯复兴党领导组的成员,历任伊拉克国防部长、驻外大使等职务,最高当过伊拉克副总统,不管怎么看,他都属于伊拉克政权的核心人物。

胡达·萨利赫·马赫迪·阿马什

可想而知,阿马什家境富裕,从小就有良好的学习条件,她很早就被送往美国学习。上世纪80年代初,阿马什从德州大学毕业后,又在密苏里州大学拿到了微生物博士学位,在学习期间,她成绩优异,发表过不少有见地的论文。

毕业后,有美国学校高薪聘请她出任教师,但是她却不愿意留在美国,而是选择了回到伊拉克为国效力。

不过在阿马什回国之前,她的父亲突然被暗杀。当时谣言四起,许多西方人士认为由于阿马什的父亲是萨达姆的政敌,因此她的父亲是被萨达姆所暗杀的。不过,阿马什没有听信任何传言,而是选择回到伊拉克自己查明真相。

回国之后,阿马什见到了萨达姆,并且她很快就排除了萨达姆暗杀父亲的嫌疑,而且还在萨达姆的帮助下找到了真正的“杀父仇人”,并将他送上了法庭,成功为父报仇。

随后,在萨达姆的安排下,阿马什进入了巴格达大学担任生物系主任,名义上是继续进行微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不过,令学校里的人感到奇怪的是,阿马什既不从事教学工作,似乎也没有展开研究工作,没什么知道她到底在干什么,她的行踪也令人难以捉摸。

后来,人们才知道,阿马什按照萨达姆的指示,一直在和“生化之父”亨达维合作,秘密研发生化武器。阿马什可谓是“天赋异禀”,在亨达维的带领下,她在生化武器领域获得了很高的造诣。

据称,阿马什负责从事的炭疽、肉毒杆菌和黄曲霉毒素等研究,都是用于制造杀伤力强大的生化武器的,这些生化武器还曾经被应用在两伊战争中,让伊朗士兵损失惨重。

不过,在1991年之后,由于强大的国际压力,伊拉克不得不销毁了全部生化武器。只是萨达姆政府并不死心,据称,萨达姆还安排阿马什主持重建伊拉克生化武器系统的“大业”。

萨达姆手下唯一女高官

为什么阿马什会那么快受到萨达姆的器重?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阿马什的丈夫是伊拉克石油部部长拉希德将军。

在阿马什回国后的一次政府会议上,她结识了拉希德将军,此人是萨达姆的亲信。当时,拉希德将军不仅有妻子还有一个6岁的儿子,不过,在结识阿马什之后,拉希德将军很快抛妻弃子、选择与阿马什结婚。

很多人坚持认为,拉希德将军与阿马什结婚是看中了她父亲留下的人脉和政治资源,阿马什也是看中了拉希德“上升”的潜力。

因为两人结婚之后,很快拉希德就从导弹计划负责人升任了石油部部长——这是伊拉克最重要的经济部门,而阿马什也“受益匪浅”。通过拉希德,阿马什认识了萨达姆的儿子乌代。

乌代在得知阿马什的研究方向后,表现得对阿马什十分尊敬,因为乌代觉得,阿马什的研究方向对伊拉克很有帮助,就将她调入了复兴党地区司令部,负责前文所称的炭疽、肉毒杆菌、黄曲霉毒素等生化武器的研究。

也正是因此,阿马什被美国人称之为“炭疽夫人”,对她格外关注。

正是在乌代的引荐下,阿马什见到了萨达姆,并很快获得了萨达姆的信任。自此,阿马什的政治生涯堪称是“平步青云”,她还成为了伊拉克革命指挥委员会中唯一的女性,而且她也是萨达姆手下唯一的女性高官,深得萨达姆的信任和器重。

在伊拉克公布的资料中,阿马什总是头戴传统头巾、胸戴勋章地坐在萨达姆身边,因而外界一直传闻阿马什是萨达姆的“重点培养对象”,许多人都坚信阿马什可以拥有更加远大的政治前途。

而且,由于阿马什专业的“特殊性”,她也是联合国的“重点关注对象”,只不过阿马什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能够轻易找到阿马什的踪迹。

据称,1997年联合国核查人员想找阿马什进行“访谈”,核查伊拉克的情况时,他们找遍了整个巴格达大学,都没有找到阿马什的踪迹,不仅如此,不管是学校老师还是她的学生,都不知道阿马什在哪儿。

后来,他们才知道,曾经穿着实验服、戴着护目镜与他们擦肩而过的“女学生”,就是大名鼎鼎的阿马什。

或者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阿马什这位“生化之母”,伊拉克的生化武器还不可能获得如此迅速地发展。

美军眼里“地球上最危险的女人”

在2001年的“9·11”事件后,炭疽病毒的威胁困扰着美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对此美国政府认为这就是“炭疽夫人”阿马什干的。

一方面,这是因为美国情报认为阿马什在萨达姆的授意下已经“重建”了伊拉克的生化武器系统;另外一方面,是因为阿马什不仅精通于生化武器,还是萨达姆政治圈里的红人,威胁性更加巨大,因此,美军还将阿马什称之为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女人”。

终于,到了2003年,美国凭借一瓶“可能是洗衣服”的白色粉末,悍然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府。

在萨达姆政府倒台后,原来的政府高官集体逃亡,而美军为了能够尽快抓到这些萨达姆政府的高官,还印制了著名的“扑克牌通缉令”,阿马什也“榜上有名”,她被印制在红桃5上,也是通缉令上唯一一名女性。

顺便一提的是,阿马什的丈夫也在这幅“扑克牌”上,黑桃6上印的就是拉希德将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军其实是“优先”追捕阿马什的,因为在美军眼里,这位掌握着生化武器的女性高官,破坏力可以抵得过1个师。

2003年5月,阿马什在随丈夫逃往约旦的途中被告发,美军派出数千人包围阿马什和他的丈夫,终于将其抓获。据称,当时美军在抓捕阿马什的时候是穿着防化服、戴着防毒面具,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的,可能就是害怕“生化之母”的巨大“杀伤力”。

还有资料显示,在美军抓到阿马什之前,驻伊美军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就是害怕生化武器的威胁,直到阿马什被捕,美军才终于放下心来。

由于美国是打着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旗号进军伊拉克的,在抓到阿马什之后,美军一直想从她口中挖出伊拉克研制生化武器的情报,但阿马什一口咬定她已经没有从事生化武器研究,伊拉克也没有生化武器。

而实际情况也是如此,美国人在伊拉克进行了两三年的大范围搜捕,但最终也没能在伊拉克找到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普京的那句“里面装的可能是洗衣粉”也成为了一个嘲讽美国人的“梗”。

美国想要入侵伊拉克,无非只是想推翻反美的萨达姆政权,稳固自己的国际地位罢了。

“隐退江湖”,客死他乡

在抓到阿马什之后,美军将其移交给伊拉克高等法院,法院审判判处其无期徒刑。在阿马什被关押期间,美军从没有放弃在伊拉克找到生化武器、证明自己发动战争“合法性”的希望,但最终仍旧一无所获。

由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关押了一位科学家2年多,国际科学界感到十分愤怒。美国科学促进会主席致信美国政府,称如果美军无法找到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或者找不到阿马什仍在从事生化武器研究的证据,就应当立即释放阿马什。

不知道是由于阿马什长期从事微生物研究,还是监狱的条件实在过于艰苦,阿马什在监狱中被查出患上了乳腺癌。到了2005年底,一方面由于阿马什的健康状况恶化,另外一方面也是慑于国内外强大的压力,失望的美国政府最后不得不授意伊拉克政府释放了阿马什。

在出狱后,阿马什与丈夫拉希德分道扬镳,独自前往约旦隐居,正式“退隐江湖”,这个曾经让美国人感到害怕的“炭疽夫人”消失在公众视野当中,2016年,阿马什因为乳腺癌病发去世,终年63岁。

当然,也有人并不相信阿马什已经去世,他们甚至认为阿马什改名换姓,加入了极端组织,继续从事生化武器的研究工作,但这也仅仅是一些毫无根据的猜测。

实际上,我们也不能因为美军给阿马什冠以“炭疽夫人”“化学丽莎”“生化之母”等称号,就认为阿马什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觉得她在出狱之后还会继续从事相关工作。

毕竟我们需要看到的事实是,美军在伊拉克寻找多年都没有找到伊拉克再次进行生化武器研究的证据,同样,美军在搜查阿马什的住宅等地后,也没找到任何证明阿马什仍在从事生化武器研究的证据。

也许在那一年伊拉克销毁所有生化武器之后,阿马什就再未进行过相关研究,一切关于萨达姆政府妄图重建生化武器的计划都不过是“江湖传言”。

毕竟我们现在回头来看,美军悍然入侵伊拉克,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霸权而已。

来源:史论

上一篇:全球疫情一图读懂:明年3月欧洲累计死亡病爆炸”事件应何而起?科学家:或是小行星撞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东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