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谦第十二张专辑单曲上线 《凤毛麟角》聚焦真我与本我

2021-12-29 12:15:26 文章来源:网络

今日零点,薛之谦第十二张专辑单曲《凤毛麟角》上线,唱出人类对于本我、自我、超我地追寻与拉扯。在这首歌里,薛之谦并不仅仅满足于用音符书写爱情里的痴**怨**,驾轻就熟地为他们持续输出传唱情歌。相反,这一次他把创作题材拓宽到了关注当代都市人**的**神困境,去探索人们应该如何拿出勇气面对真我与本我时的那份挣扎、纠结。

假如把凤凰的羽毛扯下,把麒麟的角砍掉,那会是怎样一番状况?在《凤毛麟角》这首歌里,薛之谦想要深度探讨的正是这种张力与冲突下的欲望纠葛——我们每天都处在被现代商业社会这个庞然大物居高临下的俯视中,作为被时代漩涡裹挟的集体**落一分子,必须要面对一座座欲望编织的笼。有时觉得自己可以成为战无不胜的将军,有时又在世俗中卑微求生,在这种循环往复中,个体学会如何自我松绑是心灵解脱的**途径。

薛之谦在处理主歌部分时,刻意采用了一种克制、冷静的情绪,**的和弦虽然舒缓,却又潜伏着一种悬念与不安,直到在副歌释放出被压制的感情后,听者仿佛也随之经历了一次从麻木到清醒的**神洗礼。整首作品像一部在午**场播放的独立电影,没有温热甜腻的情节,却有着足够滚烫铿锵的情绪共鸣。

一半是火焰,火焰是本我。

面对欲望所织就的天罗地网,自尊与自负成为时刻缠绕在大脑中的**神枷锁,欲望蛊惑下,每一双瞳孔都被焦灼入侵,每一个个体都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一半是海水,海水是真我。

欲望其实是愿望的赝品,被镶嵌在生活这枚**币的正反面。在欲望化作魑魅魍魉神出鬼没的摩登时代,纵使无法摆脱生活流水线的生存与挣扎,纵使欲望与愿望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而暧昧,你依然可以选择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歌单中建立一片听觉绿洲。

张若昀、李庚希、胡军主演的电视剧《雪中悍刀行》新的剧情中可以说非常****,赵楷不仅请出了排名第十一的王明寅,更是请出了吴家剑冢的两个天才吴六鼎以及他的剑侍翠花。这三大强者出手,其中吴六鼎和翠花更是联手对决剑神李淳罡,令人非常的期待这三大剑客的对决。

芦苇荡之战开启,除了李淳罡对决吴六鼎和菜花之外,四大符将红甲对决舒羞、魏叔阳、吕钱塘,王明寅和宁峨眉、凤字营的对决,而此战**终的结局还是颇为惨烈。吕钱塘为了击败火甲,催动赤霞剑诀,用**命守护徐凤年,至于魏叔阳和舒羞等人这联手破了木甲……

相比起其他的战斗,******的还属三大剑客的决斗。吴六鼎虽被称之为吴家剑冢的剑冠,指玄境界的剑道强者,使用一根竹竿和李淳罡对决,然而面对指玄境界的剑神李淳罡,他就像是小孩子一般,李淳罡使用的也是木剑,吴六鼎使用的是竹竿,但李淳罡却全程压制吴六鼎,若不是李淳罡还要分心看着徐凤年,吴六鼎只怕过不了百招就落败了。

而令人奇怪的是吴六鼎的剑侍翠花却一直旁观,并没有出手对付李淳罡,面对断臂的剑神李淳罡,难道她是手下留情,不想以多欺少?当然不是,要知道剑神李淳罡可是比肩吕祖的剑道天赋,对于剑客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他跌落境界,就算他断臂,就算他销声匿迹几十年,绝不会有人轻视他,全力以赴反而是对他**好的尊敬。

事实上翠花之所以不出手,其实是为了**师,这位严格意义上来说才是真正的吴家剑冢的剑冠,因为她的剑道实力远超吴六鼎。这位和吴六鼎修炼的入世剑,不同她练得是出世剑,天赋惊人,入世前大败上代剑魁得到素王,也就是说素王其实并非吴六鼎的神兵,而是翠花的神兵。芦苇荡之战前期故意不出手就是在观老剑神李淳罡和吴六鼎之战,她在暗中**学李淳罡的剑罡。

李淳罡还施展出了两袖青蛇,重创了吴六鼎,正是因为吴六鼎,所以翠花才出手了,驾驭素王剑攻击李淳罡,不过**终的结果可想而知,她和吴六鼎都失败了。不过她虽然败了,按照原著中的说法却得到了李淳罡两袖青蛇六分神意,可见这位的剑道天赋之高,看一眼就能学到这么多。

翠花和吴六鼎关系可以说生**与共,虽然她的武学天赋比之吴六鼎高,但两人关系却不一般。面对高手就是吴六鼎喂招,翠花押后,以强大的天资学习他人的剑道**髓,从而提升实力。后来吴六鼎和菜花参与了拒北城外之战。拒北城外十八位武道宗师抵抗北莽四十万大军,她对吴六鼎说:“我已经是陆地神仙了”。

翠花的天资之高可见一斑,吴六鼎才指玄**,她却已经跨过天象,成为了陆地剑仙,不过拒北城之战,她为救吴六鼎,脸上留下一道伤口,和吴六鼎一起力挽狂澜。

上一篇:“狼叔”休·杰克曼自*新冠检测呈阳* 症状如感冒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东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