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手写技术迎来“芯”突破 汉王友基携创新产品亮相高交会

2021-12-29 05:51:21 文章来源:网络

读特客户端·深圳**网2021年12月28日讯(记者 罗瑜)2021年12月27日,第二十三届**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以下简称“高交会”)在深圳开幕。作为全球领先的数字手写技术方案提供商,深圳汉王友基携旗下创新产品集体亮相本届高交会,以“数字创意,智绘未来”为主题的汉王友基展台备受关注。

多元数字手写产品亮相为高交会增添“智能新风”

本届高交会以“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为主题,提出“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的口号,以“线上+线下”融合办展的形式,展现**新的科技风采。其中,位于国际会展中心“信息技术与产品展馆”的汉王友基展区,展出旗下多项创新产品与核心技术。

依托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数字生活已经融入到人们日常中的方方面面。面对数字时代的新变化,汉王友基依托数字手写领域的丰富经验以及创新的技术,为不同的用户**体提供了多元化的的产品和服务。其中,汉王友基旗下友基品牌为用户提供入门级数字绘写产品,**括绘画板、绘画屏和智能写字板等系列产品。现场展出友基瓜瓜龙智能写字套装,搭载EMR电磁感应手写技术,可**准纠正孩子写字问题,智能实时点评,让儿童**成良好书写习惯,体验轻松绘写的乐趣;针对Z世代准设计师和数字绘画进阶爱好者等用户人**,旗下XP-PEN品牌为用户提供消费级手绘板、手绘屏产品,现场展出荣获当代好设计奖、德国红点奖等多项国际大奖的XP-PEN Artist手绘屏系列与Deco手绘板系列产品,为用户带来了自由创作的良好体验;针对CG行业专业从业人员等**体,旗下Xencelabs品牌为用户提供专业级数位板、数位屏产品,现场展出的Xencelabs中型数位板和小型数位板等重磅新品,让用户体验了为专业创作而生的优良设计。

全球新冠疫情以来,线上教育、远程办公、无纸签批等新业态盛行,全球数字手写类产品需求也呈井喷式增长。因此,除了数字创作之外,面向未来,屏笔技术应用将迎来更大的想象空间,广泛应用到**疗、办公、金融、酒店旅游等场景。本届高交会,汉王友基一并展出了无纸化办公原笔迹签批解决方案、数字**术教学解决方案、数字手写教学、纸笔互动课堂等多元应用场景。其中,搭载了汉王友基全新X3自研芯片的智能产品,在现场备受关注。

全新X3智能芯片引领数字手写技术迈入新世代

“为了让用户感受更极致的数字绘写体验,汉王友基一直不断追求技术的突破。而要实现更优的压感效果、更高的稳定**、更强的频率抗扰**等**能要求,我们推出了全新X3智能芯片数字笔。”汉王友基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目前汉王友基搭载X3智能数字笔的新产品有XPPen Artist Pro16手绘屏系列、Deco L&Deco LW、Artist12第二代手绘板系列等。得益于X3智能芯片技术的众多优势,屏与笔之间的卓越**能实现更好的搭配,尤其针对注重细节的艺术创作领域,可以满足创作者的需求,帮助他们更加高效流畅地进行艺术创作。

从传统纸笔到数字世界,汉王友基在EMR电磁感应技术、主动式电容笔、无线传输、色**管理等技术领域拥有行业领先优势,特别是**新推出的X3数字芯片技术,更是为多项产品的用户体验带来了颠覆**革新。搭载了X3智能芯片的手绘笔拥有快、稳、准的特点,起始压感灵敏度提升了10倍,笔尖3克力度即可出水,**准解决屏笔行业中普遍存在的卡顿、**、下笔太重、断触、不稳定和频率干扰等技术难点问题,让笔触更为细腻自然,更加真实地还原传统纸笔的使用体验。目前,汉王友基旗下XP-PEN品牌推出的 Deco L&LW手绘板系列产品和全新的Artist12第二代、Artist pro16手绘屏系列产品,均已搭载X3智能芯片笔技术,为用户复现更加真实和自然的绘画体验。

数字手写顺势而为未来可期

展会上,汉王友基CEO李远志先生结合企业的创新科技产品,现场介绍和演示了**新应用成果,并就数字手写赛道未来的发展趋势和行业发展前景等问题与现场媒体进行交流。

谈起未来三到五年的规划,汉王友基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广东省专**特新企业,汉王友基在数字手写领域已深耕20多年,目前我们全球已建立20多个跨境****和独立站、25个仓储物流和服务机构,并在100多个**和地区开展数字化营销,形成了以深圳为研发、制造中心,全球化市场营销的布局。

“未来,汉王友基将持续坚持“以用户为中心”的理念,致力于运用科技为全球用户创造有价值的产品,希望能够能这个相对小众的行业赛道上,塑造出**品牌的影响力。”汉王友基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深圳汉王友基专注数字绘画产品以及数字手写技术解决方案,经过20多年的自主研发,已获得近百项专利著作证书,成为手写数字化**件、**技术的行业引领者。旗下拥有 UGEE友基、XP-PEN、Xencelabs三大自主品牌,分别针对入门级、消费级、专业级人**提供手绘板、手绘屏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涵盖数字绘画、数字签批和数字手写教育等多领域。目前,汉王友基的产品已覆盖全球130多个**和地区,市场占有率稳居世界前列。数字时代大背景之下,汉王友基一直秉承“以用户为中心”的理念,致力于运用科技为全球用户创造有价值的产品,**大程度地还原自然流畅的传统纸笔体验,成为引领数字化手写技术的全球数字手写行业标杆品牌。

来源:深圳**网

航天员乘组执行出舱任务时,身着的是我国自主研制的“飞天”舱外航天服。舱外航天服就是一个微型的载人航天器,它除了要在外太空环境中保护航天员的安全外,还要兼顾穿着的舒适**和航天员空间行走和空间作业的便利**,“飞天”舱外航天服究竟**含了哪些新的功能?能支持多**的出舱时间?航天员穿着它作业是否舒适?

中**天员科研训练中心航天服工程室主任 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 张万欣:我们这套**是二代的舱外航天服,它从功能上还是相当于一个微型的载人航天器。它**上面就是一个头盔,整个一个面窗实际上是四层的结构,两层是压力面窗,中间是充氮,它可以起到隔热和防结雾的作用。外层是防护面窗,作业过程中难免会有磕碰,可能会划伤防护面窗,影响视野,所以防护面窗是在轨可更换的。外层滤光面窗,航天员可根据阳照区和阴影区来放下和打开,相当于太阳镜,防止光线射入眼睛。

航天员离开空间站进入太空,面临200多度的温差、空间辐射等一系列考验,而飞天舱外航天服有多层设计,实现了真空防护、高低温防护和辐射防护。

中**天员科研训练中心航天服工程室主任 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 张万欣:每个**的每个关键功能都有冗余备份。一旦主份失效,备份可以继续工作,保障航天员的安全。我们每套**生产研制出来之后要做很多实验,凡是有可能穿这套**的人都要来试穿。整个上肢是根据人的关节来设置的。

新**飞天舱外航天服无论是原材料,设计,还是确定实验方案、验证总结再改进,都是自主研发。相比于神舟七号翟志刚的出舱舱外服,它的安全可靠**更高,支持舱外活动的时间更**,穿在身上也更加舒适。

中**天员科研训练中心航天服工程室主任 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 张万欣:经过改进提升,关节的小型化之后,它可以满足了一个一米六到一米八的人穿着使用。适体**越好,它的活动**能才能保障,穿着它就工作起来更轻松。

此外,飞天舱外航天服可以调节适应每位航天员的体型。虽然重达130公斤,但穿脱起来极其方便快捷。

中**天员科研训练中心航天服工程室主任 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 张万欣:穿五分钟,脱五分钟,这个都是有计时的。一般情况下,受试人员**括航天员都用不了(五分钟),也就在三分钟左右。所有产品,就是所有那个就是金属产品,在经过拓扑设计,能把它镂空的都镂空了,因为它的功能决定了它就只能是这么重。所有其他的产品我们都是要求越轻越好,因为大家知道上行一克,那个产品的重量就等于一克黄金的价值,所以尽量把它做轻。

2021年7月4日,神舟十二号乘组航天员刘伯明、汤洪波完成了**空间站的首次航天员出舱活动。这次出舱活动,刘伯明站在机械臂上,汤洪波舱外爬行,两人先后抵达作业点并完成舱外作业,指令长聂海胜在舱内支持配合。空间站出舱活动,航天员身着舱外航天服进入太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奇过程,航天员经历了什么样的体验,他们是如何分工合作完成太空行走和舱外作业的?

05:38

航天员 刘伯明:这次我当了一个太空导游,太阳照到地球的时候,地球色**斑斓晶莹剔透,那种**也真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想把我看到的分享给亿万国人,让他们欣赏外太空的**。我们不单纯为了目前这一点点实验,更是为后续一系列发展,为了我们**的强大作准备。

记者:你刚露出头来,**次人从出舱口出来的时候,你看到外面你心里是什么感受?

航天员 汤洪波:特别漂亮特别**,一个是很宁静的那种感觉,什么声音都没有。另外一个就是很**就像科幻大片那种感觉,置身于一个只有平常电影里面才能看到的、很科幻的场景里面。刚开始在地面准备的时候想的时候会有一丝那种没底的、害怕的感觉,但是上天以后完全忘了,就被那种**景给震撼到了。

记者:你**次爬行的经验是什么样的?

航天员汤洪波:控制姿态,因为靠两只手抓着它会有点摆,有时候就要把这只手松开去当一个杠杆去顶着前面或者是顶着后面,不然的话控制不住。因为前面神七的那一次出舱时间也是比较短的,大家都没有在舱壁上爬过这么长时间,刚开始也是尝试着摸索着,就像小孩学走路一样,舱壁上有很多设备,也害怕碰坏了设备。还有一个就是舱外航天服是软的,就怕万一碰到**的东西,扎坏了衣服,漏气了那就很危险。

记者:你和飞行器之间就是一根绳是吧?

航天员 汤洪波:绳子挂着。我们有两个挂钩可以挂在舱壁上,保证人跟空间站是连接的,刚开始出去的时候,是两只手攥得很紧的,很担心很紧张的。但是后来就习惯了,我甚至到后来就把绳子挂在舱壁上,特意把双手松开,体验那种感觉。

记者:出舱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为什么您作为指令长没有**次出舱?

航天员 聂海胜:我要在舱里做支持、做指挥,在舱里还要操作其他的设备,**重要的还有一个机械臂,机械臂也是**次,操作起来也挺难的。

记者:那就是说我们能够看到的是航天员站在这个机械臂上,但是看不到的是您在里面对机械臂的操作。

航天员 聂海胜:对,需要往哪个方向运动的话我就在里边可以操作,机械臂运行的时候对安全**要求也很高,它可能会和周边这些舱体可能会产生碰撞,它有七个关节,转的话可以大范围地转,离舱壁很近,转一个地方可能牵扯到其他的地方。机械臂在运行过程当中我会看机械臂和舱壁周围这些关系,有没有干涉、碰撞的风险。

记者:这是自动还是手动的?

航天员 聂海胜:大范围转移是自动的,但是我发现有问题离得近的话肯定得紧急制动,到末端的时候**后**确操作的时候就手动,一旦有情况的话要及时进行暂停。

航天员 刘伯明:地面和天上,训练和执行任务实际执行任务是不一样的,天地差异很大,地面做得很成功到天上也不敢确认。失重带来的影响可能在地面模拟不到。

来源:扬子晚报

上一篇:赢得“后浪”,特仑苏品牌如何破圈?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海东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