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日国内 >
庸俗世界的诗:坐着看花落
发稿时间:2020-05-23 10:18:18   来源:网络

每天晚上,我都得下楼跑步。从家跑到南湖,从榕树头走一条路,穿过一个安静的社区。

同河这一地区,位于白云山东麓,地铁早在多年前就开通了,以前的郊区,逐渐城市化。这里已经建成了各种各样的高层商业建筑,特别是随着房地产的发展,嘉钊产业正在崛起,成为广州的新国王。榕树头和通宝路,只相隔一段路,但仍保存着一个破败的社区。社区内低矮的红砖黄墙,隐约恍惚地保留了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建筑风格。

我喜欢这个带着时代色彩的社区,这里破败而宁静,社区里的小而稀疏的建筑,有各种各样的花草、香蕉、甘蔗、龙眼、绅士等开放的空间,显得绿色。每次我跑到南湖,我都选择穿过这个社区。在市中心,但在这里,它似乎让我回到了和平的国家。

每次我跑过这个街区,这附近通常的风景总是让我慢下来。

七月的炎热在傍晚逐渐消散,傍晚的风吹来阵阵凉风。在社区里,每户人家都有花草树木,地板只有三四层楼高,都反映在草木之中。偶尔有人拿着盆洗的水,倒在门口的黄皮树下,此时的广州,是黄皮丰产的季节,女人喝完水,举起手爬上黄皮树,轻松摘下满是黄色清澈果实的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也充满了庸俗世界里的烟火诗。

在另一幢房子的门口,在一棵满是白芙蓉花的树下,我看到一位老妇人,她的头发和头坐在树下,晚风吹过她的银丝,她似乎在想些什么,微风吹过,树上飘着白色的花,老人没有动,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我记得窗户的短篇故事里有这样的对联:恭维,看着花儿盛开,落在宫廷前;不知不觉地,望着天空中的云朵。这种情况是多么恰当!

平静,平静,岁月如此宁静和美好,为什么要匆忙生活。我想起了通河地铁,离这里不远,人们来来往往,在同一个蓝色的空间里,就像两个世界。

我跑步的速度放慢了,脸上散发着芬芳。抬头看,到处都是让这位先生开车兴旺发达的人。

人间有自己的诗,为什么你需要桃花来隐居?